从一鸣惊人到观众爆满 “最美杜丽娘”一红就是

九寨沟 2019-06-16 08:42117http://www.gloryskymaid.comadmin

  从一鸣惊人到观众爆满,从年少成名到摘得“梅花”

  “最美杜丽娘”一红就是十几年(听见中国③)

  杨俊峰 苏碧滢 赵 鹏

  5月初的南京,天气尚未见晴,气温已经20多度了。街道两旁的古树枝繁叶茂,道路上空郁郁葱葱,形如华盖的树冠彼此相连,形成了一个个圆形的拱门,下面是川流不息的人群和车辆,一副生机勃勃的景象。

 

  对于朝天宫旁边的江苏省昆剧院而言,这正是热闹的时候。从4月27日到现在,媒体和戏迷们纷纷上门,大家都希望能亲眼看一看那位名叫单雯的昆曲演员的模样。

  4月26日,第29届中国戏曲梅花奖最终名单揭晓,单雯带着她主演的昆曲名篇《牡丹亭》荣登梅花奖榜首。这位年轻的昆曲闺门旦仅仅30岁便摘得了象征着中国戏曲最高荣誉的那朵“梅花”,成为昆曲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被戏迷称赞为“最美杜丽娘”、“昆曲女神”。

  昆曲被誉为“百戏之祖”,是中国的国粹。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一批人类口述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名单中,昆曲成为中国文化的代表。在中国,培养一位成熟的昆曲演员,至少需要20年的时间,而对于昆曲主角的挑选,更是万里挑一。

  1999年,10岁的单雯正式步入昆曲一行,至今已有20年光阴。16岁时,她一鸣惊人,如今,她的演出常常是观众爆满,甚至剧场过道里都站满了人。

  作为新中国成立后的第四代昆曲传人,单雯让昆曲绽放出不一样的光彩,那是属于新时代的风采。

  “你自己不能放弃”

  单雯出生于戏曲世家。在家里的书房中,母亲孙珏一直珍藏着一本相册,里面收录了女儿从小到大每一个年龄段的照片。

  “仿佛留住了时光。”孙珏对本报记者说。

  在相册里夹着一张特殊的证明,那是单雯第二次报考江苏省戏曲学校的准考证。准考证上有一张单雯10岁的证件照,照片中的她长着一张圆嘟嘟的娃娃脸,灵巧中略有稚嫩,非常可爱。巧的是,考场编号也是10,正是单雯当时的年纪。

  上世纪50年代成立的江苏省戏剧学校,昆曲专业招生频次很低,每20年才招收一批学生。而1998年正好是昆曲招生的年份。

  “父母都觉得机会难得,我也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考。”单雯对本报记者说,她的各方面条件都不错,但最终因不满规定年龄而与这次机会失之交臂。

  幸运的是,第二年,小单雯得以再次补录入学,与另外48位同学成为新中国成立后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第四代传人。

  然而她进了戏校才发现,“戏曲世家”的身份并不是金字招牌,反而给她带来了一些困扰。

  “其实我小时候有段时间也是坐过‘冷板凳’的。”想起过去,单雯感叹说,“因为我是班上最小的一个,那个时候老师不怎么愿意指点我。”

  单雯说:“当时我母亲跟我聊起学校的事情时我就跟她说,其实我自己早就理解了老师所讲的知识,也知道该怎么去表演怎么去唱,但我就是不被老师发现,她就是不给我机会站起来表演,我觉得我的努力是没有用的……自己曾经说过这种比较丧气的话。”

  孙珏告诉本报记者:“我当时经常会跟她说,课堂上这么多学生,老师不可能对每一个学生都手把手地教。可是你自己不能放弃,如果你自己放弃了,那妈妈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孩子,必须要靠自己!”

  “所以我一直记住我母亲的话,暗地里非常用功地去学。”单雯说,“最后甚至比那些老师手把手教的学生要唱得更好。”

  后来,在单雯妈妈的争取下,单雯终于获得了一次登台演出的机会。

  凤凰立于枝头,三年不鸣,一鸣惊人。年纪最小的单雯用精湛的技艺和成熟的表演,艺压群芳,震撼全场。从此单雯受到了真正的重视和关注,走到了舞台中间、聚光灯下。

  2005年,16岁的单雯出演了田沁鑫导演的《1699桃花扇》,扮演玲珑秀美的李香君,从此一举成名。

  “昆曲蕴藏着共情力量”

  “梦回莺啭,乱煞年光遍,人立小庭深院……”

  一片空旷的舞台,一声悠扬的曲笛,杜丽娘出场了。

  梅青色的绣花帔,婀娜的莲步,半侧着身子,从重重帷幔的一端迤逦飘来。台步轻移,绸绢曼妙,眸子只是轻轻地一点,那流转而生动的眼波扫亮了全场观众心扉。

  作为最具代表性的昆曲人物,杜丽娘是明代戏剧大师汤显祖笔下美丽动人的女性之一。而讲述杜丽娘爱情故事的《牡丹亭》,也是中国戏剧史上最伟大的作品之一,与《长生殿》《西厢记》《桃花扇》合称中国四大古典戏剧。

  让杜丽娘从汤公的文字中走出,演成人们心中最美好的样子,是单雯一直以来最大的梦想。

岭南小九寨:从一鸣惊人到观众爆满 “最美杜丽娘”一红就是

Copyright © 2002-2019 岭南小九寨 版权所有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