挣脱“富饶的贫困”——一个西部贫困区县绿色发展之变

九寨沟 2019-06-17 05:01159http://www.gloryskymaid.comadmin

新华社重庆1月11日电 一个地处武陵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人口仅40万的贫困区县;一个深藏在乌江峡谷、曾经默默无闻的偏远区县。武隆,从过去守着绿水青山受穷嬗变为“自然的遗产、世界的武隆”著名旅游目的地,旅游综合收入对GDP贡献率近40%,2017年全区实现脱贫摘帽,2018年12月入选生态环境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实践创新基地。这种跨越式发展中隐藏着什么样的发展密码?

从守着青山受穷到生态旅游致富

有的守着绿水青山受穷,生态很好,百姓很穷;有的简单复制发达地区经验,照猫画虎,始终走不出“在落后中发展,在发展中落后”怪圈……类似这样西部贫困山区普遍的发展困惑,也曾困扰武隆。

作为一个传统山区农业区县,武隆曾提出过“百万头生猪”发展目标,试图从传统农业中找寻突围之路。但一家一户养殖成本高、深加工链条缺失,养猪这条路没有走通。武隆也曾试图搞工业园区做大工业,但受限于区位劣势,不仅没有吸引来多少大项目,反而增加了环境压力。

在经济上贫困的武隆,在生态资源上却是“富饶”的。武隆集合了天坑、地缝、草原、峡谷、瀑布、溶洞、森林、河流等多种自然景观,被誉为“世界喀斯特生态博物馆”。最终,“武隆最大的资源是生态,最大的优势还是生态,除了绿色发展别无出路”成了武隆的共识。从1994年开发芙蓉洞景区起步,武隆大力发展旅游,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接待游客从12万人次到2017年的2800多万人次,成为集“世界自然遗产地、国家5A级旅游景区、国家级旅游度假区”三大品牌于一体的重庆旅游“名片”。

“过去认为旅游富民不富县,但实践证明,旅游业能造福一方百姓,保护一方山水,促进一方经济,推动一方发展。”武隆区旅游发展委员会副主任李鹏程说,全区目前有超过1/3的农民吃上“旅游饭”,仙女山等核心景区的农民人均纯收入已超过4万元,实现“旅游做到哪里,哪里的群众就脱贫致富”。2017年武隆旅游综合收入达到87亿元,对GDP贡献率近40%,持续成为拉动经济、社会发展的主引擎。

对触碰生态红线的项目坚决说“不”

武隆人刘强每次到天生三桥,都会从深200多米的天坑底向上多望几眼。和普通游客不同,他的工作就是保护自然遗产。一家企业曾计划用热气球搭载游客升到高空俯瞰天生三桥全景,但这个项目被否决了。“从旅游角度来说,这是一个好项目,但天生三桥是世界自然遗产核心区,建设这类设施对生态保护有影响。”武隆区世界自然遗产管委会副主任刘强说。

2007年,包括武隆在内的“中国南方喀斯特”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武隆旅游迎来爆发式增长。一些人认为这是搞开发的“好机会”,武隆却反其道而行,将遗产地核心区60平方公里以及周边320平方公里划入生态红线给予保护,还给自己上了一道“枷锁”,所有新项目要经过当地世界自然遗产管委会前置生态审批许可。同时采取国际通行的“反规划”建设理念:先确定禁止、限制开发区域,再确定开发区域。一家大型房企曾计划在遗产地一线之隔打造“俯瞰世界遗产、最美后花园”的大型悬崖别墅群,开出高价,但武隆坚决说“不”。

在世界自然遗产保护区范围内,武隆先后拒绝了100多项各类商业投资建设项目,涉及资金上百亿元。在保护中发展旅游,旅游发展的成果又“反哺”保护。对于生活在保护区范围内的原住民,武隆在保护区外建立商贸市场,景区公司优先聘用当地居民,通过多种方式既增加群众收入,又提高其保护生态的自觉性。

抓住“风口”始终快人一步

在武陵山区,不少地方的旅游资源禀赋与武隆大同小异,为什么武隆一枝独秀?除了起步比别人早外,武隆敏锐把握旅游市场的变化和需求,不断推动旅游产品迭代升级,在关键节点上总是快人一步。

在天生三桥景区门口,一个几米高的变形金刚模型引人注目。在此取景拍摄的好莱坞影片《变形金刚4》上映后,武隆的名气在海外更响。当别人还在大搞国内旅游广告时,武隆已经开展全球营销,叫响“自然的遗产、世界的武隆”品牌,通过社交媒体开展宣传,联合九寨沟、张家界等10余个旅游目的地,抱团开展旅游推介;抓住影视节目取景武隆以及举办各种体育赛事契机,不断强化武隆品牌。

岭南小九寨:挣脱“富饶的贫困”——一个西部贫困区县绿色发展之变

Copyright © 2002-2019 岭南小九寨 版权所有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