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去春来,再闻“机杼声”

九寨沟 2019-06-18 17:4994http://www.gloryskymaid.comadmin

  今年是我创业中的“寒冬”,企业一度饥寒交迫,但同时也是感到暖意浓浓的一年。

  不少同行曾经质疑我是不是走得过快,但我从不这么认为,企业唯有持续创新才能高速发展。在创新过程中遭遇资金困境,这本来就在所难免,只是没想到今年寒意会如此强烈。所幸的是,这一路上有政府帮扶陪同,让我感受到了冬日里的暖意。

  新项目蓄势待发

  融资遇难题

  这事要先从前几年说起。我是一家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负责人,企业主要生产偏光片及延伸产品,沉淀于偏光片及光学材料20年。企业势头最猛的时候,全国所有影院都使用我们生产的3D镜片。企业拳头产品——3D眼镜光学膜在全球市场占有率最高曾达到75%左右,95%远销欧美国家,主要供货给美国Reald公司。

  创业,肯定是要往前看的。我从2015年开始筹备新项目,足足花了1.7亿元投资研发高分子复合材料,如今技术攻坚已经完成,生产线调试没有问题,产品本身也在不断优化,完全就是等米下锅。结果,项目开工在即却发现“米”没了。

  问题就出在互保上。前两年,跟我互保的一家企业出了状况,结果受到了牵连,更麻烦的是银行不仅不再支持企业投资生产,还准备抽贷。流动资金一旦缩紧,困难接踵而至:新项目无法上马,老项目也不乐观。记得今年春节后的那段时间,工厂里变得冷冷清清,原有的3D眼镜、液晶显示屏等生产线也因为资金短缺,不得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其实,我不是慌,而是着急。你知道吗,2018年是高分子复合材料的爆发年,我盼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这个机遇。为什么这么自信?高分子复合材料又叫“柔性玻璃”,主要用来替代手机、电脑等电子产品的金属后盖板或玻璃面板,是5G手机的必备材料,已经被华为、三星、京东方等多家全球领先的电子巨头产品认证。全世界有能力生产这种材料的企业只有个位数,而“凯信”就是其中之一。

  年初,有一个5000万台OPPO手机的订单,我们没能分到一杯羹,就因为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当时,企业连进原料的钱都没有。我能不急吗,这个行业一旦错过了早期的产品高利润阶段,不仅前面投下去的钱可能泡汤,甚至连之后的市场份额都会抢不到。为了这个全新的项目,即使企业再困难,我也义无反顾地坚持花重金引进了一位来自台湾的博士。对于我们这样的小企业来说,引进“省千”人才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啊。

  政府牵线解困

  金融活水来

  怎么办?找钱。企业所在的上虞区小越街道了解到我们的困难后,专门找互保的企业和银行协商了多次,希望能不抽贷,并寻求金融活水。区里相关领导也来企业调研了几次,找金融部门开会,与我们一起攻坚克难。政府的这份诚意,我看在眼里。

  4月,在没有土地、厂房抵押物的情况下,上虞农商银行允许进行设备抵押,先后贷到了2000万元。我想说,这笔钱真的是雪中送炭,企业原有的生产线终于如愿正常运行起来了,这口气算是续上了。

  纾困,看似简单,其实很难。企业最有价值的大多是专用设备,而在外行人的眼里,这些抵押物与破铜烂铁没有多大区别,这就是设备抵押的难点,很多银行不愿意这么干。当地街道牵线,街道党工委书记亲自带着我去跑银行,一家家去谈判,一家家被拒绝……最后,总算有一家银行愿意为本地企业站站台。

  银行的钱虽然解渴,但还没有根本性解决新项目的资金问题。有一件事我心里一直没底,就是新一轮融资。之前,区金融办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上虞区制定出台了一个基金业发展扶持政策,正式启动实施基金业发展“双百工程”,专门介绍区外投资机构来对接本地产业项目。这燃起了我的希望,如果投资机构愿意给我们这家高新技术企业投钱,那应该能赶上高分子复合材料发展的大好机会。

  上半年,我已经不记得陪了多少家投资公司来企业考察,来了又走,走了又来,收效甚微。他们对我们所处的新材料行业不够了解,没有足够的信心。后来,区金融办邀请一些对口的基金,其中有一家基金的创始人也是做新材料的,他们对我们公司非常看好。还有深圳众汇、北京茂榕等股权投资基金来企业做了两次尽调,还自己找专家来论证产品的市场前景,反复调研了好几个月。

  记得是一个春末夏初的晚上,天气已经暖和起来,持续了几个小时的电话会议后,我终于拿到了8000万元的B轮融资。那一晚,我睡得特别踏实。

岭南小九寨:冬去春来,再闻“机杼声”

Copyright © 2002-2019 岭南小九寨 版权所有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