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了的黑暗之城/王 乐

旅游 2019-06-22 02:47127http://www.gloryskymaid.comadmin

  电影最美妙的地方在于为人们製造幻想,从而弥补现实生活中的遗憾,当然,除此之外,重现歷史,回味过往,思考将来也都是光影世界可以带给观影者的附加感受。刘德华和甄子丹合作的《追龙》正正体现了电影的诸多奇妙之处。它未必符合史实,未必尽善尽美,但却能带给观众无限的回想与感嘆。

  关于这部作品本身,我想有不少人都颇有心得见解,我就不多做长谈了。令我感慨万千的,并不是曾经风光无限的“五亿探长”亦非那末路枭雄“跛豪”,而是影片中重现出来的那座城,那座消失了的黑暗之城——九龙城寨。

  九龙城寨是香港一段歷史的见证者,也是老九龙区内一片“三不管”的鱼龙混杂之所。有人说这里像热带雨林,阴暗、潮湿、闷热,不同的是,热带雨林只滋生蚊虫,而这里繁衍罪恶。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的香港,九龙城寨的确是罪恶的代名词,也正如《追龙》所示范的那般,港片中暴力与犯罪的灵感大多来源于此地。

  可是,在罪恶之外,这座灰暗又不见天日的建筑结构,也曾经给了战乱中失去家园的人们一个安身之所,也曾经给了漂泊在港的异乡人一个容身之地。甚至,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时,九龙城寨因为保留着中国传统的生活方式被当时的殖民者当做香港的“中国城”,同时也成为当时的欧洲游客们来港的必去景点之一。

  随着一九九三年拆迁的巨锤落下,九龙城寨被拆,这座神秘又带有灰暗色彩的建筑结构究竟是个怎样的所在成为了谜团,人们再也无从考察。此后,那里的人与事也如那座城一般一夜之间消失无踪,似乎所有的罪恶也都埋藏进了歷史的洪流中。可这世间哪有不透风的墙,哪有盖得住的黑暗?

  在九龙城寨被拆之前,加拿大摄影师Greg Girard和华裔建筑师林保贤曾多次进入九龙城寨进行勘察和拍摄,并把搜集到的资料和照片编录成影集——《黑暗之城:九龙城寨的日与夜》(City of Darkness)。通过Greg Girard的镜头和林保贤的描述,我们不难从中一窥那座城中之城最后的流年光景。

  九龙城寨坐落在香港九龙城东北部,始建于宋代,原是管控食盐贸易的军事哨所。一八四二年《南京条约》签订,香港岛被割让给英国政府,这座地处九龙的哨所便有了极为重要的战略地位。此后,清政府不断扩建、增防,并于一八四七年筑起城墙,这里成了名副其实的“寨城”。清政府的动作令英国政府感到不满。一八九九年,英国政府不顾《展拓香港界址专条》的规定,攻下九龙城寨,赶走清政府官员。清政府与英政府就九龙城寨的归属权一直存在争议,可事实上,双方都没有实施行政管理权。九龙城寨自此陷入了无政府状态,居民也开始涌入昔日的军事要塞。

  于是,九龙城寨成为了一个奇特的社群,在近百年的时间里,九龙城寨没有法律、漠视基本服务、规划条例或建筑标准,但它不但继续存在,而且在时代的浪潮里应运发展。二战爆发后,为躲避动盪时局,大量难民涌入九龙城寨,在佔地仅二点八公顷的九龙城寨里,曾居住着三万馀人,人口密度之高简直骇人听闻。面对这样的混乱情况,港英政府彻底放弃管理,香港的黑社会组织控制了九龙城寨,这里彻底地成为了“三不管”之地,成为了罪恶的温床。

  不难想像,在人口密度如此拥挤的空间里,九龙城寨的生存条件极差。这里垃圾堆积成山,猫鼠同处不在话下,就连用水和用电在这里都是大问题。九龙城寨的电力供给严重不足,大量线路超载,火灾隐患严重,最终在一九七七年发生了大火灾。但不管城外的人怎么看,对于九龙城寨里的居民来说,这就是他们的家与归宿。对于弱者而言,尤其对于老人和孩子,城寨的条件再差,他们也拥有着最基本的尊重和保护。

  一九八四年中英两国签署《中英联合声明》时,双方政府一致同意拆除九龙城寨。这里的三万馀居民,超过一半都迁入了公屋或临时居住房,其馀要么离开香港,要么买下了香港的屋苑。一九九三年三月二十三日,拆除工作正式开始,一直持续到次年四月才结束。一个月后,九龙城寨原址上建起了一座公园,那便是如今的九龙寨城公园。

  九龙寨城公园绿草如茵,再不见当初的黑暗与脏乱,但无论岁月如何荏苒,光阴如何变换,黑暗之城留下的是一段属于香港,属于那个时代的独特传说。

消失了的黑暗之城/王 乐

岭南小九寨:消失了的黑暗之城/王 乐

Copyright © 2002-2019 岭南小九寨 版权所有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