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市矿山急救医院余震中接生7名“地震宝宝”

旅游 2019-06-22 17:40200http://www.gloryskymaid.comadmin

原话题:我是东南大学博士后李传江,学前儿童该不该学英语,问我吧!

老师您好 我小孩快两岁了 这个问题也很困扰 小孩出生后我们就定好先从老家话作为第一语言 最近慢慢加普通话 英语只是看动画片结合,但面对越来越热门英语早教 甚至幼儿园双语教育问题 我们作为家长有些困扰

65

您做的很好!孩子的方言和普通话,就应当要首先掌握,这是适合中国国情的选择!至于英语学习,有能力就让孩子接触一下,没能力就让小孩子小学再学习,不会耽误孩子的长远英语发展的。因为婴幼儿单纯的上几节英语辅导班,没有大量的互动性质的英语接触,产生的英语学习效果实在有限,与其为了满足家长自身的焦虑感,不切实际的去报英语辅导班,不如把这个时间和金钱投入到更有意义的地方,陪孩子好好出去玩一圈,让孩子实实在在的获得游戏的幸福感,给孩子买些图画书一起阅读,建立良好的学习品质比单纯的英语学习更有价值,对孩子发展更有意义。
希望该回答对您有帮助。

原话题:我研究近代中国大学史,关于老北大和西南联大的往事,问我吧!

北大接受了多少燕京大学的人员和资产?

58

网上流行的一种说法燕大并入北大或者文理科并入北大都是不准确的。院系调整以前,燕大有文、理、法、工四个学院,院系调整中,工学院有机械土木化工三个系全部并入清华;法学院有政治经济法律三个系,政治系、法律系并入北京政法学院,经济系并入中央财经学院;文学院的音乐系并入中央音乐学院,新闻系并入中国人民大学,教育系并入北师大,社会学系改为民族学系和劳动学系,其中民族学系并入中央民族学院,劳动学系并入中央劳动干校;其余各系基本上并入北大,但仍有很多教授调出,比如英语系的巫宁坤先生到南开大学,历史系的翁独健先生到北京市教育局局长、中央民族学院教授,历史系的聂崇岐先生到中科院近代史研究所,历史系的王钟翰先生到中央民族学院,等等。北大并入了燕大文理科的主要部分以及图书和校园。燕京大学是声誉卓著的私立教会学校,燕大的解散消失是非常遗憾的损失。

原话题:我是《大秦帝国》的作者孙皓晖,大秦何以兴、六国何以亡,问我吧!

孙老师您好,很多人都说商鞅变法“重农抑商”,秦对商业也有制度上的歧视,您怎么看?

46

土地成为商品,就进入商品经济时代?

原话题:我是东南大学博士后李传江,学前儿童该不该学英语,问我吧!

李博士,学龄前儿童学英语和不学英语,对孩子的智力影响有怎么样的影响?

33

现有研究认为,理想状况下(幼儿的双语学习或习得都很顺利,双语都很熟练),双语幼儿是有认知优势的,尤其是执行功能上具有优势(executive function,通俗来讲就是人的大脑对各种高级认知的调节功能,这种调节功能有利于幼儿自己解决面临的各种问题)。甚至Kovacs发现7个月大的双语宝宝就已经比单语宝宝具有执行功能的优势了!而加拿大约克大学的Bialystok作为研究双语儿童与教育30多年的资深荣誉教授,更是认为具备双语能力的宝宝,能促进大脑执行功能的发展,对大脑结构和功能产生积极影响。
  但是这是理想状况,也就是说要两种语言都经常运用,比较熟练,而这在国内现有的双语教育环境下很难做到,更重要的是,家长更不能为了孩子的英语发展而无意识地忽视了孩子的母语发展(比如为了增加英语互动时间,就消耗了大量和孩子阅读汉语图画书的时间去教孩子英语单词,这种英语学习不仅低效,而且更是浪费了孩子发展母语的机会,而且家长还自以为是的说为了孩子的英语发展),因为学前阶段更是母语发展的关键时期。
  不过,双语认知优势,最近也受到了许多研究的质疑。比如有的学者认为这种结论所受影响太多,尤其是孩子们学习英语的过程很难界定和量化,有可能是学习英语的过程锻炼了孩子的认知发展。目前关于学习过程如何影响双语认知优势效应的脑研究和行为学研究开始增多,期待未来对“双语认知优势假说”的深入研究。

原话题:我是《大秦帝国》的作者孙皓晖,大秦何以兴、六国何以亡,问我吧!

孙老师您好,很多人都说商鞅变法“重农抑商”,秦对商业也有制度上的歧视,您怎么看?

24

重农与抑商是并提的,也就是说是否重农和抑商是比较得来的,商君使土地可买卖不代表大力支持和鼓励土地买卖。

岭南小九寨:宜宾市矿山急救医院余震中接生7名“地震宝宝”

Copyright © 2002-2019 岭南小九寨 版权所有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