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抖音、快手们相比 梨视频赢在了哪里?

旅游 2019-06-05 13:06110http://www.gloryskymaid.comadmin

  2018年4月,快手和火山小视频平台涉嫌传播未成年人低俗不良信息,激起舆论强烈反应。国家网信办随即约谈两家平台相关负责人,提出严肃批评并责令全面整改。与此同时,抖音也由于传播大量造假售假、侮辱英烈的内容被推上风口浪尖。

  据统计,2018年共有19家短视频平台被集中整改。当短视频逐渐成为移动互联时代不可或缺的内容输出端口,这个已野蛮生长数年的行业自然也因社会责任与影响力的增强,需要对自身有更高的要求。

  就在人们都以为短视频行业将迎来一波强效监管下的“逆风时刻”,资讯类短视频内容平台“梨视频”却宣布获得由腾讯领投、百度等跟投的6.17亿元A轮融资。梨视频于2016年11月上线,致力于打造“用讲故事的方式传递中国声音”的资讯平台。梨视频的创始人邱兵曾任《东方早报》社长兼澎湃新闻CEO。作为一名媒体老兵,邱兵深知严控平台内容质量的重要性。他曾表示:“我们的内容能够放心给自己的孩子看,这是梨视频内容生产的标准。”

  多、快、好、省的内容生产一直是众多短视频平台梦寐以求的目标。主流的“UGC+算法推荐”的“强效吸粉模式”虽然能够解决多、快、省,却无法辨认是不是“好内容”。而梨视频则与众不同,它在继承了传统媒体严格内部审核与发布机制的同时,配合由全球最大拍客网络为核心的PUCG内容生产模式,能以最快的速度产出“多而好”的内容。与此同时,无论是站内广告收入、视频版权收入还是与互联网大厂合作探索新的电商之路,梨视频都以最大限度,多方位挖掘优质内容的商业价值,形成一条“好内容”生产与变现的良性循环。

  “梨视频的创业团队成员大多是来自传统媒体的文科生,而‘张一鸣们’是懂技术、懂算法的理科生。在移动互联时代,文科生能发挥的最大优势,就是提升内容质量,继承媒体人的正确价值观与人文情怀。”当然,财务为正是一家公司的底气。邱兵认为,从短视频行业的发展来看,在整个行业都在寻求“高流量、轻运营”时,梨视频 “离经叛道”地选择主动做“重”,这反而成就了其与众不同的内容壁垒和优势。“梨视频目前能够自主造血,虽然盈利规模与速度没有同行头部平台那么强,但我们看重厚积薄发,并在优质内容与商业化两端找到属于自己的平衡点。”

  01

  “另类基因”VS“10w+怪物”

  “好的内容会自带流量,而不是本末倒置。”

  尽管新一轮整改给短视频行业泼了一瓢冷水,但短视频作为人们重要娱乐生活方式的地位却没有改变。2018年,艾媒咨询发布了《2017~2018年中国短视频产业趋势与用户行为研究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中国短视频用户规模增至2.42亿人,2018年则达到了3.53亿人。未来,随着智能手机与5G的迭代普及,短视频势必占据用户更多的体验时长。

  然而,在这片红海中,巨大的流量既是诱惑也是毒药。诸多平台秉承“先发展再治理,先做大再做好”的潜规则,这种“愚乐大众”的流量之殇,被邱兵形象地称为10w+怪物。

  “当一则内容得到‘10w+’的点击量,制作者与发布平台的面子和里子就都有了。面子上是有那么多人来看我的内容,里子是可以利用‘10w+’变现。因此,为了快速引流博眼球,低俗内容、版权盗用开始泛滥。”

  美国媒体文化批判家尼尔·波兹曼曾在其著作《娱乐至死》中直言:当公众话语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政治、宗教、新闻、体育、教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甚至无声无息的时候,人类终将成为娱乐至死的物种。

  实际上,缺乏监管的UGC内容极易被“娱乐至死”的“10w+怪物”牵着鼻子走。但梨视频的资讯截然不同,其内容包含了制作者与发布者的价值判断,而不是以主观吸引流量为卖点。邱兵认为:“好的内容会自带流量,而不是本末倒置。”采访中,邱兵举了一个例子:有个山东老大爷过马路,并向礼让他的车辆摘帽行礼,表示谢意。这个视频才9秒,点击量却达到了几亿次。

  曾有媒体将流量型短视频平台比作甜点,虽受人欢迎但吃多了也腻,就像抖音上千篇一律的小哥哥小姐姐和快手上只会双击666的老铁。要保持健康,还是少不了一顿正餐。在邱兵眼中,梨视频从未把抖音和快手这类甜点型平台作为竞争对手,而是着力摆正自己正餐的位置。

岭南小九寨:与抖音、快手们相比 梨视频赢在了哪里?

Copyright © 2002-2019 岭南小九寨 版权所有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