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寨沟地震的三位异乡逝者

小九寨 2019-07-04 02:38163http://www.gloryskymaid.comadmin

2300余人昨日公祭 悼念地震遇难者

九寨沟地震的三位异乡逝者

  本来,陆健想把毕倍倍的遗体带回家安葬,可是从四川到嘉兴,1900多公里,他舍不得她再劳累颠簸。无奈之下,他只能把妻子的遗体暂时停放在绵阳殡仪馆。

  15日上午10时许,九寨沟县城上空响起连绵不绝的警报声、汽笛声,2300余人在此公祭悼念地震遇难同胞。

  25位遇难者中,24人已被确认身份,其中14人是来九寨沟旅游的游客,他们有些人已经在九寨沟就地安葬,有些人和毕倍倍一样还在殡仪馆“等待”。

  等不到的哭声

  从震后第二天起,25位遇难者陆续被安葬。昔日风景优美的九寨沟成了分别泪水最多的地方,丈夫告别妻子,父母告别儿女。

  来自四川松潘的龙芯瑶永远沉睡在了九寨沟公墓。地震发生后,瑶瑶一直没有哭,但龙占伟却经常期待能够再听见女儿的哭声。

  地震发生时,龙占伟一家正行驶在九寨沟神仙池酒店东南方向的301省道上。突然之间,巨石从山上倾泻而下。坐在司机位置的龙占伟刚跑到门边就被挤压住了,出不来。车子摇晃剧烈,人几乎被摇晕过去。他听见已经逃出去的朋友在喊自己,让他快跑,但他跑不动。妻子紧紧抱着女儿瑶瑶,也没能跑出去。

  等龙占伟逃出来想要拽出妻子时发现,妻子被卡在了座位里,拖不动。他只好先把女儿从妻子身上抱出来——孩子一到手,他心里一紧,瑶瑶的头上虽然没有血迹,但却凹下去了一面。

  瑶瑶还有意识,没哭。“她应该哭的,但是她没哭,她哭不出来。”龙占伟一直喊着女儿的名字,抱着她,他记得附近有个寨子,凭着记忆,他抱着孩子拼命向寨子跑去,一路跑一路喊救命。

  龙占伟觉得脚下的路从来没有那么长那么黑。大概跑了半个小时,迎面遇上导游张立,他拉起龙占伟继续往前跑,只跑了七八米,龙占伟就跑不动,没力气,哭着喊,“帮帮我,我不行了。”

  倒下来的树木阻碍了道路,他们拦住了一位藏族大哥的摩托车,拉到了最近的就医点。

  “等我跑到救济站的时候,她就已经不行了。”龙占伟说。两位女医生帮他头上缝了针,还对瑶瑶进行急救。镇上的医院停电,手机没信号,楼也摇摇欲坠,“他们都不敢进医院。然后他们把被子全部给我们铺到路边,就在那里急救。”

  瑶瑶没熬过去,抢救到凌晨一两点,她还是去了。

  9日下午,龙芯瑶永远沉睡在九寨沟公墓。差20天,她才满一岁。小小的身体只有78厘米,她还不会走,只能爬,会短促地叫——“爸、爸”。

  妻子还在医院里,龙占伟不敢告诉她孩子已经离去,只跟她说,孩子让朋友带着。夫妻俩的手机留在了震中的车上,龙占伟几次想回去取手机。瑶瑶的照片和视频都在手机上,他舍不得连这份念想一同留在这里。

  回不去的故乡

  同样被落石砸中的还有来自的毕倍倍,地震发生那天恰好是她29岁的生日。

  “车身一震,一回头我就看到车顶上掉下来一块石头,直接砸下来,差不多有三分之一旅游大巴的车顶那么大。”在毕倍倍乘坐同一辆旅游车的朱先生说。随车的导游最先镇定下来,抡起应急锤砸破玻璃,要把大家都转移出去,但有乘客被巨石压住,动弹不得。最终,两名游客不幸遇难。“谢中舜是头部被砸到了,当时我们搬石头,他和我们说,他不行了,叫我们去搬那个女孩子,就是毕倍倍。”

  同车旅客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当时毕倍倍是靠人在两边抬着,坐着铲石头的铲车的“斗”转移到122林场的。“我们当时问她哪里疼,她说肚子疼。”朱先生说。

  林场没有医疗设施,也没有电。毕倍倍一直坚持到她妈妈也转移过来,最终还是没挺住,“她妈妈来了没多久,她就去世了。”

  这原本是她为母亲准备的散心之旅,母亲前段时间心情不好,孝顺的毕倍倍主动提出带她来九寨沟旅游散心。不料途中突然发生地震,一阵山摇地晃后,省道301多处发生塌方。一块山石滚落下来,突然砸中了母女乘坐的车,毕倍倍被砸中腿部和后背,最后在母亲怀里失去生命体征。

  出生在江西景德镇的毕倍倍,18岁就离家前往浙江嘉兴打拼工作。母亲对此心疼不已,好在女儿的生活已经渐渐走上正轨,最近刚刚贷款买了新房,只是还没有来得及装修。毕倍倍的丈夫陆健说:“本来准备等倍倍回来就开始装修房子,然后要个孩子,没想到她就这么走了。”

岭南小九寨:九寨沟地震的三位异乡逝者

Copyright © 2002-2019 岭南小九寨 版权所有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