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岁老人孙富荣从西安到七台河千里寻亲

小九寨综合 2019-06-24 14:5152http://www.gloryskymaid.comadmin

84岁老人孙富荣从西安到七台河千里寻亲

孙富荣怎么也没想到,已经失散了49年的故友,竟然这么快就出现在眼前了。

8月28日,84岁的孙富荣老人在子女的陪伴下,从陕西西安出发,一路驱车行驶2700公里,在9月8日踏上了这片令他魂牵梦萦的故土——七台河。重归故里,老人激动万分,他说,回来是为了了却一个心愿,来寻找当年在七台河的“亲人”,与他一起并肩战斗过、工作过,情同手足的故友。连夜找人无果,下榻在茄子河区文华东方商务酒店的老人十分着急。无奈之下,老人隔天早晨向民警和本报求助,希望帮他寻人。没想到,这一找还真就找到了一位。

老人要找的两位故友一位叫郭文志,一位叫马朝芝。

“我是孙富荣,马老师,您还记得我吗?”

“当然记得,你爱人叫李春媛,我俩当时感情深呐!”

9月8日上午10时许,在茄子河派出所民警张振卓、高扬及协警马亮的帮助下,孙富荣与马朝芝两位老人在运销处18号楼门口见面了,青丝白发转眼间,阔别49载再相见,时隔近半个世纪,两位老人互相拽着手,忍不住地掉眼泪。

84岁老人孙富荣从西安到七台河千里寻亲

感谢

“我是辽宁昌图人。18岁时来到鹤岗干了几年木匠活,1959年我们300多人来到七台河,参加这里的基础建设。当时郭文志是我在‘25处’的老领导,马朝芝是市一小老师,是我爱人的同事,家里有大事小情,她总来帮忙……”

忆起当年往事,孙富荣感慨万千。

孙富荣先后在勃利煤矿筹备处、七台河矿务局自营公司工作,后者后来更名为煤炭工业部第25工程处,也就是当时赫赫有名的“25处”,负责地面工程的土建工作。孙富荣回忆说,刚来七台河的时候,他们筹备处100多号人集体住在新合跃进街,住的条件非常简陋:一米深的地窨子、缮的洋草当房盖子、没有炕席、没有炕沿、土垡子摞上当炕沿。尽管条件艰苦,但是时任筹备处书记的郭文志却排除万难,率领着他们这些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积极踊跃地投身到七台河的建设中。从1959年到1969年,十年间,孙富荣跟随“25处”开垦着当时还是一片荒芜的七台河,奉献着自己的热血青春,先后参与了新建街家属房、河南街家属房、胜利洗煤厂地面工程、东风矿地面工程、桃山矿地面工程等一系列工程建设。

84岁老人孙富荣从西安到七台河千里寻亲

寻找

“那时候的七台河,山上一栋楼都没有,到处是地窨子和大草房,放眼望去一片荒芜,真真应了那句顺口溜:七台河稀泥没脚脖。印象最深的是,我们每个人下班都要到胜利矿扛一块大石头,垫路,垫现在山下二百门前的路。现在我看那里都动迁了,已经没有多少户人家了,山上也已经高楼林立,环境优美宜人。和当年相比,真是天地之别啊!”1969年4月,孙富荣跟随3200多名同事到新疆哈密三道岭煤矿建设竖井,八个月后,忽然接到国家调令,3000多名职工全部迁往陕西韩城,并在那里扎根落户。孙富荣老人这一去就是49年。

在韩城矿务局工作至退休后,孙富荣和老伴一直有个心愿,那就是回故乡看看,看一看当年和自己并肩作战的老领导、老同事郭文志,看一看总去他家串门的那个爱说爱笑的马朝芝马老师,这么多年了,他们还好吗?

84岁老人孙富荣从西安到七台河千里寻亲

畅谈

“离开七台河后,在家乡有什么事都是郭文志和马朝芝帮忙。从1959年到1969年,从23岁到33岁,可以说是我人生中最好的年华,那时候的友情最真挚,那时候的人最难忘。”

看着眼前仍处在激动中的孙富荣,马朝芝也几度哽咽:“老孙走了49年了,没想到好几十年我们还能见上面,刚才我们都拽着手哭了。”

交谈中,孙富荣感到有些遗憾的是,另一位故友郭文志已经于三年前去世了,但是老人子女辗转联系上了郭文志之子郭成新。郭成新也特意前来与孙富荣见了一面。郭成新说:“我挺感慨,七台河从一片荒芜的山地发展到今天,我父亲那一辈人值得敬佩,他们是奠基者,是拓荒者,我们后人应该感谢他们,感谢这些前辈。”

采访临近尾声,孙富荣高兴地表示,此时此刻自己特别满足,此行不仅与老朋友见着面了,还亲眼目睹了故乡的变化,一桩心愿已了。

一路跟踪报道老人千里“寻亲”事件的三秦都市报前副总编艾凡说,这是一次感恩之旅、怀旧之旅、尽孝之旅,每位见证者都为之动容。

岭南小九寨:84岁老人孙富荣从西安到七台河千里寻亲

Copyright © 2002-2019 岭南小九寨 版权所有 备案号: